恰吉是如何诞生的?三位奶爸制造经典鬼娃的起源秘史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这个好宝宝布偶变身成为杀人鬼娃的故事,31年来,在父母购买洋娃娃给孩子时总会再度想起。我们来看看恰吉的诞生秘史,是谁创造了恰吉?是谁丑化了洋娃娃?是谁让我们开始对洋娃娃产生恐惧?

1988年,三个年轻人觉得「娃娃突然起身杀人」的点子还不错,进而制作了 1988年的电影《鬼娃回魂》(Child’s Play),之后至今衍生了6部续集电影。7部电影组成的恰吉系列,在2019年又诞生了重制版的电影《鬼娃回魂》。这个好宝宝布偶变身成为杀人鬼娃的故事,31年来,在父母购买洋娃娃给孩子时总会再度想起。我们来看看恰吉的诞生秘史,是谁创造了恰吉?是谁丑化了洋娃娃?是谁让我们开始对洋娃娃产生恐惧?

年轻的编剧唐曼西尼(Don Mancini)、导演戴维库施纳(David Kirschner)与导演汤姆霍兰德(Tom Holland)──他可不是蜘蛛人──一起创作了这位恐怖史上的永恒经典。但话说回来,曼西尼应该算是始作俑者。

▼ 恰吉的第一位老爸唐曼西尼

曼西尼的父亲从事市场营销,非常了解如何让消费者将其实成本不高的商品,视为他们毕生该拥有的传家之宝。曼西尼父亲操作过80年代玩具市场最火红的产品「花椰菜娃娃」(Cabbage Patch Kids),这种棉花填充手工娃娃,被赋予了独一无二的形象:它们是诞生自花椰菜田的天赐宝宝,每一只娃娃的外形都有各自独特的细节,它们都需要小主人全心全意地灌注爱情──在伟大的营销力量之下,这些花椰菜娃娃就像真实的婴儿,只是它们的身体里充满棉花。

花椰菜娃娃在80年代的美国市场造成一阵惨无人道的狂潮:父母疯狂抢购货架上仅存的娃娃,甚至为其大打出手;孩子们打从心底相信花椰菜宝宝是活的,无法一刻与它们分开;家长将花椰菜娃娃视为奖励孩子的最好奖品,许多顾客家中布满了满满的娃娃……还在读大学的曼西尼,了解这些热潮都是像他爸爸这样的营销高手所催生的,而这一切真心热爱小宝宝的娃娃风潮背后,其实是消费主义日渐壮大的证明。也许是出自对这种消费主义的不屑、也许是讽刺顾客对娃娃的荒唐着魔心态,他开始构思一部假娃娃从架上走了下来……有了自已的意志……成为真人的恐怖电影剧本。

▼ 广告说,花椰菜娃娃不是被制造出来的,是从花椰菜田接生的

与曼西尼在学生时代就认识的监制库施纳,有自己的恰吉版本,他读过青少年小说《娃娃屋谋杀案》(The Dollhouse Murders),着思这可以是一部好的恐怖电影题材。

▼ 《娃娃屋谋杀案》小说封面

《娃娃屋谋杀案》是小说家贝蒂伦怀特(Betty Ren Wright)在1983年的作品。怀特写作超过30年的生涯中,最擅长的小说类型,就是青少年恐怖小说。人称80年代是恐怖类型的黄金年代,这十年内诞生了无数经典的恐怖电影、小说、休闲活动、甚至是桌上游戏。而谁是这股文化洪流中的主要客群呢?当然是不怕死的青少年们。《13号星期五》(Friday the 13th)这个抄袭《月光光心慌慌》(Halloween)的电影系列,就比《月光光心慌慌》更懂得满足青少年──更猎奇的杀人手段、更鲜嫩的青春肉体、更背德的大胆性爱。这让《13号星期五》反倒比学长更加大红大紫。

▼ 《13号星期五》就是要腥膻色

而文学界也要急起直追,一系列青少年恐怖小说,在出版市场上等着惊吓文学少年少女们。著名的青少年恐怖小说作家R.L.史坦(R.L. Stine)就是从80年代后期发迹,他撰写的《惊吓街》(Fear Street)系列、《鸡皮疙瘩》(Goosebump)系列小说,都是全球最受欢迎的少年恐怖小说作品。而贝蒂伦怀特就是史坦的大前辈,她早在1981年出版的第一版小说《甩掉玛乔丽》(Getting Rid of Marjorie)里,就告诉我们,纯真孩子心理的黑暗面积可以是幅员广阔的──11岁的孙女不满亲爱的鳏居祖父竟然再婚了,处心积虑地想要破坏新阿嬷玛乔丽的幸福。

▼ 《鸡皮疙瘩》里经典的腹语玩偶史赖皮,也在今年《玩具总动员4》里出现

小女孩吃新阿嬷的醋好像有点可爱,但《娃娃屋谋杀案》一点都不可爱:孩子们在被谋杀过世的祖母家,发现了一座娃娃屋,而这座娃娃屋的内装摆设与祖母家一模一样,更恐怖的是,娃娃屋中的娃娃似乎在重现30年前的祖母被杀过程,三个小女孩决定从这座神秘诡异的娃娃屋中,推理出尘封多年的真相。

▼ 将娃娃屋布置成杀人现场,后来成为一种崭新的玩法……

库施纳觉得娃娃杀人这个点子真不错……是娃娃自己动起来杀人呢?或是娃娃其实在反映着人心呢?

最后,恐怖片导演汤姆霍兰德为恰吉补上最后一股助力:孩之宝(Hasbro)推出了划时代的娃娃玩具「好朋友」(My Buddy)。过往,洋娃娃玩具一向都是女孩的最爱,但是这个男娃娃却是专为男童而设计。好朋友娃娃跟花椰菜娃娃的定义有点类似,它事实上并不希望成为你的好朋友,而是你的好儿子。

▼ 「好朋友」

孩之宝希望让小男孩来教导他们的新朋友日常生活知识,比如吃饭要乖乖坐好、睡觉时要盖好棉被等等,透过这种「学长带学弟」的过程,自我养成并规范良好习惯。好朋友娃娃上市时还有自己的主题曲:「好朋友、好朋友、我们一生一起走。好朋友、好朋友、倾囊相授我所有……我们是一生好朋友。」如果小男孩不学好,你的好朋友就要跟着堕落了。

霍兰德未必想让好朋友变成好杀手,但他对一人一偶的情谊看来饶富兴趣。不过,不知道是不是该说霍兰德胆大包天,他在与库施纳和曼西尼讨论时,他提议让集合三人创意(或说是恶意)的「好朋友」,直接山寨孩之宝的「好朋友」。

这种指涉已经不是暗示,几乎是明示:好朋友穿着有着浅蓝、深蓝、黄色、红色条纹的上衣、而恰吉穿着有着浅蓝、深蓝、浅绿、深绿、红色的上衣;好朋友穿着牛仔吊带裤、恰吉穿着牛仔吊带裤;好朋友是棕发蓝眼、恰吉是棕发蓝眼──发色偏红;好朋友是爸妈买给小男生的玩具、而恰吉是妈妈买给儿子安迪的礼物──为什么妈妈会买洋娃娃给儿子?80年代就是会,多亏了好朋友风潮。

没钱、没后台、没IP、曼西尼、库施纳与霍兰德三个人里,也只有先执导《吸血鬼住在隔壁》(Fright Night)的霍兰德有点名气。他们从玩具市场里、从为了替孩子买玩具而化为卖场狂战士的家长疯狂眼神中、从热门青少年恐怖小说中、再从知名玩具大厂的热卖玩具身上撷取了点子,组合出一只祸害数十年的妖物鬼娃。恰吉往后30年内总是砍不死除不尽,这是当然的,身为消费主义化身的恰吉,怎么可能被几颗子弹夺去性命。

花椰菜娃娃已经不流行了、小说家贝蒂伦怀特也已仙逝、现在也没有男童会玩好朋友娃娃了;1988年的《鬼娃回魂》之后,霍兰德就与编导搭档曼西尼与库施纳拆伙;最终,在近年恰吉电影票房不振的状况下──后来这些恰吉电影都直接发行DVD了──米高梅影业铁了心抛弃了曼西尼与库施纳,舍弃杀人魔用巫毒法术附身在娃娃的设定,制作了全新设定的电影《鬼娃回魂》。终于,恰吉活得比他致敬的对象都久、离开了他的三位生父……彷佛他有了自己的生命。

▼ 胸口还写着Buddi

2019年的《鬼娃回魂》电影里,恰吉是一台原名为「朋友」(Buddi)的高科技娃娃,他也有首自己的主题曲:「我是你的朋友,我会陪你到永久,我不只是你的朋友,我是你最好的朋友。」听起来与当年孩之宝的好朋友之歌还真有点像。

恰吉是杀不死的,很多人都试过了,谁都不能阻止他成为你的好朋友。

作者:龙猫大王通信

本文转自: 宅客ZhaiiKer

人已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