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成一棵树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顷刻间,树掉光了所有的叶子,轻轻地盖住了女孩…

1.

星期天,写完了作业,女孩决定出去玩一会。

女孩来到大街上,看见了一个人——后来才明白他是一个人,一开始,女孩把他看成一尊石头做的雕塑了。因为他一动不动、浑身上下包括衣服和头发涂满了银粉。女孩心里奇怪,这条街她每天至少要走两趟,上学一趟,放学一趟,从没见过这尊雕塑。

于是,女孩走过去,很好奇地盯着他看。

他双臂抱在胸前,两条腿分开站着,头微微向上仰,眼睛望着天,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。

女孩盯着他看了半天,也吃不准他是雕塑还是一个真正的人。

“好奇怪,他是人还是石头?”一个男孩走了过来问道。

女孩扭头一看,一笑,他们认识。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,不过两家隔得比较远,他们偶尔会在一起玩玩。不过,这回是男孩远远地看见女孩特意跑过来和她玩的。

“不知道,他一动也不动呢”。女孩说。女孩玩过“我们都是木头人,不许说话不许动”的游戏,知道一动也不动有多难受。

“看他眼睛就知道了,他忍不住会眨眼睛的”。男孩说。

可是,他个子很高,又仰着头,他们看不见他的眼睛,只看得见他蛋黄一样大小的喉结。于是,女孩想了一个主意,她凑到男孩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,男孩憋住笑,拼命点头。

然后,就听见女孩大声地说:“你知道我最爱吃的水果是什么吗?”

“杨梅!”男孩响亮地答道。现在是六月,正是杨梅上市的季节。

“对啦!”女孩嚷道,“但杨梅一个个吃不过瘾,你知道要怎么吃吗?”

“不知道!”男孩又响亮地答道。

“ 那我告诉你吧,听好了,” 女孩咂了咂嘴说,“ 把好多杨梅放在一起,然后捣烂,捣出好多红红水来,再放点糖,再放进冰箱里冰一下,你要是从外面满头大汗地跑回来,端起杨梅汁猛灌一气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酸酸的,甜甜的,冰冰的,爽,爽死了!”男孩把嘴咂得吧嗒吧嗒响,更加响亮地说道。

在说这些的时候,他们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那个蛋黄大小的喉结。这个时候,他们看见那“蛋黄”在里面蹿了一下,又蹿一下——蛋黄这么快就变成了鸡仔吗?

“啊嗬,活的,他是活的!”男孩大喊大叫。

“是人是人,不是雕塑!”女孩也大喊大叫。

“你们闹够了就走开,不要影响我做生意”’头顶上响起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。

他们一抬头,他又不说话了,头依然仰着。

他们才发现,他脚边有一个纸盒子,里面有几枚硬币—— 原来他是装成雕塑的样子讨钱,而且还是这样不可一世地讨钱。没见过哦,还有这样的叫花子。

弄清了事情的真相,他们就觉得不好玩了,就继续往前走。

2.

他们来到河边的绿化带,这里的景致很好。碧绿如茵的草坪,姹紫嫣红的花儿,还有一排伸着大巴掌的棕榈树。这条绿化带是刚建起来的,女孩还没来过,是男孩带她过来的。

“我们去下面玩吧”。女孩提议说。靠河岸的地方有一排台阶,可以下到沙滩上去。

“好哦”。男孩赞同,男孩也正想去沙滩上玩。

但是女孩突然觉得很渴,她搜了搜口袋说:“看,我有五块钱,你在这里等一会儿,不要走开。我去买两根雪糕哈?”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冰店。

男孩当然愿意,他也渴了。

但那家冰店没有女孩最爱吃的香草雪糕,她就继续往前走,又看了三家店,还是没有,可女孩就是要吃香草雪糕,于是,就接着找……

不知走了多久,也不知走了多远,女孩来到了一个小广场,这里有好多人在放风筝。女孩就停下来看人家放风筝。

看了一阵子,脖子酸酸的了,一扭头看见了一群舞狮子的人,女孩又跟了去。

大约是哪家公司开张请去造气氛的吧,一群人边走边舞,吸引了好多路人的眼光。女孩跟在狮子头旁,狮子头看见了,就跟她逗乐。一会儿歪过头来冲她眨巴眨巴眼睛,一会儿又张开血盆大嘴吓她,女孩也冲着它张牙舞爪……这时,她也不觉得口渴了,她忘了香草雪糕,当然也忘了男孩。

女孩跟着这群舞狮子的人一路疯,后来竟来到了女孩家住的小区门口。而且正好碰到女孩的爸爸拎了个大西瓜从外面回来,女孩就跟着爸爸回家了。

回到家,女孩才觉得渴得不得了,就猛吃西瓜,直把肚子撑得和西瓜一样圆。

吃完西瓜,妈妈竟然回来了!

妈妈出差半个月,说好了是明天回的。妈妈说她是故意这样说的,好给他们一个惊喜。女孩和爸爸果然非常非常惊喜,爸爸说,晚餐到外面去吃,给妈妈洗尘。

吃饭的时候,女孩撒娇地抢过妈妈的酒杯,抿了两口酒,虽然是啤酒,但女孩还是觉得晕晕糊糊的,最后是爸爸把她背回去的

女孩美美地睡了一觉,第二天早上,开开心心地上学去了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女孩无论如何也想不起男孩了。

可是,男孩一直在那里等着。

女孩去买香草雪糕的时候,他等在那里。

女孩看别人放风筝的时候,他等在那里。

女孩和“狮子”逗着玩的时候,他等在那里。

女孩吃西瓜把肚子撑得和西瓜一样圆的时候,他等在那里。

女孩抢妈妈的啤酒喝的时候,他等在那里。

女孩在爸爸背上呼呼大睡时候,他等在那里。

女孩开开心心去上学的时候,他等在那里。

……他一直一直都等在那里。

因为女孩对他说:“你在这里等一会儿,不要走开。我去买两根雪糕哈?”还因为,是他带女孩来这里的,他走开了,女孩来了找不到他,女孩怎么知道回家呢?

当然,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“因为”,最重要的“因为”是——男孩有一点点喜欢女孩。

男孩总共也没和女孩在一起玩过几次,怎么会有一点点喜欢女孩?又喜欢女孩什么呢?男孩自己也说不清楚。连大人们都说: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,不喜欢一个人有一万个理由。

3.

男孩是第一次这么久这么久地等人,等得好难受哦,怎么还不来呢?买雪糕要这么久吗?这么长的时间了,好几根雪糕都吃完了吧?

男孩突然想起那个装成石头的人,就学着他的样儿——双臂抱在胸前,仰头望天,脚分开站着,有点不可一世的样子。

可只一会儿就觉得累了,男孩就佩服起那个人来,他能一动不动地站那么久。

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了,男孩饿了。

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了,街上的人渐渐地少了,天边飘着玫瑰色的晚霞。

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了,星星出来了,有小虫子在旁边的草地上吱吱地叫。

男孩还等在那里。

4.

有一天,起风了,还下了很大的雨。

男孩渴极了。他张开嘴,让雨下到他的嘴里。他从来没有喝过雨水,没想到雨水有这么好喝,雨水里有太阳的味道、云的味道、小鸟羽毛的味道,当然,还有一点点灰尘的味道。

男孩也很饿很饿了。他就大口大口地吃风。他觉得风中有花的味道、草的味道、水果的味道、还有大海的腥味或是山谷潮湿的味道,每一阵风的味道都不同,吃起来,感觉一点儿也不比喝雨差。

吃完了,男孩觉得嘴里有什么东西,掏出来一看,是一片小小的树叶——嗬,没想到吃风也塞牙呢。

风停了,雨住了,男孩也吃饱喝足了。他又精神百倍地四处张望,看看女孩来了没有?

却看见天上弯着一道绚丽的彩虹,好漂亮,好像女孩头上彩色的发带。不过,不知彩虹吃起来是什么味道,是不是像彩虹糖一样酸酸甜甜的,有橘子的香味?

男孩觉得彩虹弯下去的地方离这儿不远,就想过去看看,他跑去跑回,如果女孩这个时候来了也一定不会错过。

可是,他怎么也迈不动脚,低头一看,男孩大吃一惊:天哦,怎么会这样!他的脚虽然还能辨出一点点轮廓,但那分明已经是浸在泥水里的一团树根了!

他的脚居然变成了树根,长到地底下去了,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?一点感觉都没有哦。再摸摸裤子,竟像纸壳一样硬硬的,是不是会慢慢变成树皮呢?这样说来,他整个人都会变成一棵树吗?

这一变化让男孩觉得很兴奋,他很快就把彩虹抛到了脑后,眼下,他急着要考虑的问题是:如果他会变成一棵树,变成一棵什么样的树好呢?

一开始,男孩想变成一棵榕树,榕树可以长得又高又大,枝繁叶茂,有鸟儿会把家安在上面。男孩乡下奶奶的家门口就有这样一棵榕树,他在树下玩过;不过男孩很快就改变了主意,他觉得应该变成一棵松树,这样就会有小松鼠来和他玩,男孩想像着小松鼠在他身上跳上跳下的样子,不由得咧嘴笑了;但是……变成一棵苹果树也不错吧,饿了伸手一摘就有苹果吃,不过,树可以吃自己结的果子吗?好像没听说过……其实,男孩最喜欢吃的水果是葡萄,可惜葡萄不是长在树上的——可是,要真的变成了一棵树就不要吃东西了吧?

最终,男孩决定了,他要变成一棵杨梅树,因为,女孩说她最喜欢吃的水果是杨梅——男孩相信她是真的喜欢吃杨梅,而不是故意这样说引得那个“石头”流口水的。

决定了之后,男孩就踏踏实实地等着女孩,同时,也等着自己变成一棵树。

有一天,男孩觉得小腿痒痒的,低头一看,是成群结队的蚂蚁在搬家呢,原来他的腿差不多变成树干了,可他不太乐意蚂蚁在这里安家,想把它们赶走,但他的腰已经弯不下去了。

又有一天,男孩听见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在唱歌,歌声很好听,是不是那个女孩唱的呢?男孩吃不准,他没听过女孩唱歌。他想转过头去看,但脖子硬硬的,伸手一摸,摸到的却是粗粗的树皮。

再有一天。男孩觉得头皮有点发热,还胀胀的。这回不用摸他也知道,是头顶上在长树枝了。而且,他的手臂也动不了啦,它们已经变成了树枝,向上伸展着,分出了许多的枝丫。

男孩发现,每个从他身边走过的人都会好奇地看他一眼,嘀咕道:“奇怪,这里怎么会长出一棵树来,而且不是棕榈树”。

男孩这才明白,他已完完全全变成一棵树了。

5.

这里只在靠河边的地方有一排棕榈树,其他地方都是大片的绿地和花圃,绿地和花圃中间有一条石板小路,男孩这棵树就长在小路边。

有时候,男孩寂寞了,会搞点恶作剧,他用树枝把人家的帽子钩起来,扔到草地上去,假装是风吹的;有人想在他身上刻字,他就把一只毛毛虫扔到那人脖子里;一只小狗劈开腿想冲他撒尿,他就用树枝狠狠抽小狗的屁股,吓得小狗仓惶逃窜……

一天黄昏,一位老奶奶牵着一个小女孩在小路上散步。走过树下时,小女孩抬头惊喜地嚷道:“奶奶,看,树上有杨梅!”

老奶奶抬起头,眯起眼睛仔细地看了看说:“嗯,还真是棵杨梅树”。

杨梅树,太好了!真的长成了一棵杨梅树了!

自从变成了一棵树后,男孩就一直想知道自己变成了一棵什么树。现在他知道自己如愿以偿了,男孩开心地笑了起来。他本来应该哈哈哈或嘿嘿嘿笑的,但现在他只能沙沙沙或哗哗哗地笑了——就像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。

有一颗杨梅被男孩“笑”下来了,掉在了草地上,小女孩跑过去捡起来吃了。

“好甜呐,只有一点点酸”。小女孩赞美道。

男孩更开心了,又沙沙沙、哗哗哗地乱笑一气,“笑”掉了更多的杨梅……

后来,园艺工人在树下放了张石椅子,就常会有人在椅子上坐坐。

从树下走过和来椅子上坐坐的人,男孩都会很留意。但是不见女孩。

女孩家不久就搬离了那个小区,住到城市的另一边去了。

后来,女孩考上了外省的大学,就离开了家乡。毕业后,她又去了更远的地方工作。有一天,她遇到了一个男人,那男人说他爱她,碰巧,女孩也爱他,他们就结婚了,并很快有了孩子。可是,又有一天,那个男人说,他不爱她了,虽然女孩还爱着他,可他还是离开了女孩。

女孩每年都会回家看父母,但她没有再来过男孩等着她的那个地方。

又过了好些年,女孩的孩子也大了,去了国外留学,毕业后就留在了那里。

女孩的父母慢慢地老去,并相继离开了她。

现在,只剩下女孩一个人了,女孩也老了。

6.

老了以后,女孩常常想起故乡。她想,她应该回到故乡去,于是,就回来了。

夏天的一个凉爽的黄昏,女孩出门散步,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河边的这片绿化带。女孩突然想起,小时候,她到这里来玩过——和所有的老年人一样,女孩常常忘记眼前发生的事,但对几十年前的往事却记忆犹新。不过,女孩还是没有想起男孩来。

女孩走上了那条石板小路,远远地看见路边有一棵树,树下有一张石椅子,就想过去坐坐。她有点累了,今天走了不少的路。

女孩一走进男孩的视线,男孩就认出了她——虽然她已经老了,满头飘雪,背还有点佝偻

男孩猜她会在他树下的椅子上坐下来,她果然就坐了下来。

男孩真高兴,他终于等到了女孩——当初,她说去买两支雪糕,叫他在这里等着,不要走开,可她去了这么久,而且,看样子她也没买来雪糕。

不过,男孩不计较,他早就没法吃雪糕了。

男孩断定。女孩已经认不出他来了。是哦,他现在只是一棵树,浑身上下都被树皮包裹着,脸也一样,只有一双眼睛还露在外面——他努力不要让树皮遮住了自己的眼睛,否则,女孩来了他就看不见了。

现在,他很想和女孩说说话,他觉得有很多话要和女孩说,但他没法说,他是一棵树。

于是,他就让树叶沙沙沙地响,声音柔柔的,轻轻的,带着几分亲昵,他只能用这种方式和女孩说话。当然,他还可以请女孩吃杨梅,这是他最富有、也是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。

他晃动树枝,扔了一颗杨梅在石椅上。女孩看见了,捡起来,举在眼前看了看。他看得出,女孩的眼神不太灵光了,不过女孩还是看清楚了,“唔,是颗杨梅,”女孩自语道,然后抬头打量了他一下说,“这是棵杨梅树呢”。

“小时候最爱吃杨梅了,可现在……我的牙……”女孩虽然这样说,但还是勇敢地把杨梅放进了嘴里。

那个小女孩说他的杨梅只有一点点酸,但在女孩吃来显然不是这样,她把脸皱得好像缩小了一倍,不过,吃完之后还是意犹未尽地咂咂嘴说:“啧啧,真好吃!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杨梅了。”

男孩开心极了,哗哗哗地笑成了一片。

女孩觉得这棵树有点奇怪,树叶会情不自禁地沙沙沙或哗哗哗地响,尽管没有风。

以后,每天黄昏女孩都会来这里散步,走累了就在树下坐坐,静静地听着树叶沙沙沙或哗哗哗的声音,感觉到树像是在和她说话;有时候,她也会对树说点什么——说她昨晚做的梦;说她最近血压不太正常,不过胃口还好;说她刚刚在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老同学,两个人聊了一阵孩子的事……树似乎也能听懂,会轻轻地摇摆着树枝作回应。这样的时刻,女孩觉得满足而又温暖

7.

终于有一天,聊了一阵天后,女孩对树说:“你安静点,我困了,想睡会儿”。

于是,树就静静的,一动也不动,连一只鸟想在他身上歇歇脚都被他赶走了。

女孩靠在石椅上,安详地睡过去了,再也没有醒来。

顷刻间,树掉光了所有的叶子,轻轻地盖住了女孩…

人已赞赏